Back

访谈:郑荣益《天津的化学污染有多严重?》

发表于 九月 24, 2015

采访人Didi Kirsten Tatlow, 2015年9月18日

郑荣益(Louie Cheng)是境纯中国(PureLiving China)的创始人和总裁。境纯中国是一家总部设在上海的公司,目前在世界上污染最严重的国家之一 - 中国专门从事改善室内空气和水质的业务。郑荣益来自加州,下海经商前曾是美国陆军部队的反核生化专家。他借鉴了这一经验,擅长评估人们生活的环境质量,并管控健康风险。他的理念是:“尽量控制一切您能控制的方面:居所、办公室、教堂。”

在天津化学品仓库8月12日的爆炸造成至少173人死亡和近800人受伤之后,受灾害影响的数家公司邀请了境纯中国协助他们进行灾后清理。在接受记者采访时,郑荣益讨论了他在天津的所见所闻、这次爆炸不完全是个意外的原因,以及人们如何保护自己。

问:当您听到天津有一个化工仓库爆炸时,您的反应是什么?

答:当我看到近乎实时的视频时,就像其他人一样,被爆炸的庞大规模惊呆了。但现在我有点怀疑一切。对于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工业事故,我不再感到奇怪了。

问:这是为什么?

答:这次事故的根源在于混合了规则执行不力和缺乏专业精神的一种文化:“出了事再处理,成本更低。”“出意外的机会能有多大,平时确保安全的开支能省就省点儿吧。”

问:人们应该担心的是仓库中的哪些化学品,为什么?

答: 一开始,大多数我听说的化学品,像硝酸铵和碳化钙,虽然在性质上是爆炸性的,但却不会产生持续影响,而且并不带有化学武器般的高腐蚀性或生物杀灭的效果。

氰化钠则更值得关注,因为它可以产生氰化氢气体,作为血液毒素,可以通过封锁血液输送氧的能力,导致失能和死亡。[约700吨的氰化钠曾储存于该仓库。

问:从那时起,您对爆炸的主要关注是什么?

答:不在现场而作推测是一回事,但经过在天津帮助一些客户检测和净化污染物,我会说我的担忧降低了,因为我们遇到的氰化钠水平完全在可控范围内,而且我们能够相对较快地从爆炸影响的区域回收设备,并且没有遇到太多棘手问题。

那是一次非常强烈的爆炸,但就具备持久影响的化学品而言,氰化物是最弱的。它不会像生物武器一样在人与人之间传播,也不会如辐射一样持久。这不是像铅一类的重金属,会在人体内蓄积。就化学武器而言,氰化物并不怎么样。

问:请您自我介绍一下,以及您对化学污染和危险性的了解。

答:约20年前,我曾是一名为美国陆军工作的反核生化专家。我的工作是探测不同类型的核武器、生物武器和化学武器的痕迹,针对它们做出防护,净化受污染的部队和装备,再培训其他部队在受到这些武器影响的条件下运作。现在作为室内空气质量顾问,我在工作上应用了相关技能,并教导我的员工使用相同的原则去评估、修复,然后去监测。

问:您在中国经营的公司提供净化空气方案。居住在中国的人们应该知道些什么呢?

答:不管是普通居民还是商务人员,我们告诉客户的主要信息是,“最好要清楚。”很多人认为他们最好不知道自己正在呼吸和喝进肚子里的是什么。我觉得这跟因为某些不明恐惧而逃离中国一样不明智。要是知道生活环境里存在些什么有害的东西,你就可以做点什么来应对。要是没有什么有害的东西,你也可以安心。

问:中国空气污染严重的时候,有的人会用一块布料或纸质口罩遮掩口鼻。它们真的管用吗?

答:口罩是否有效取决于两点:其材质是否适合减少空气中让人担心的特定污染物。例如,在天津爆炸事件中,在热力下、与水反应后或在压力下,化学品可能会挥发掉并产生有毒气体。这些气体需要有机空气罐过滤呼吸面罩才能去掉,而很多人每天戴的预防PM2.5的N95防护罩则不能。

假设你戴的口罩类型正确,口罩与脸部之间还得是密封的,否则污染物能从阻力最小的通道进入人体。要找到大小合适并适合脸型的口罩通常是个问题。

问:您现在愿意搬到天津港口地区吗,哪怕是天津市内?

答:我愿意在天津工作,因为我有保护自己的工具。但在我足够放心送家人到那边居住之前,我会想要先进行大范围的空气质量测试和持续的预警监测。

问:您如何评估中国不同地区环境中的化学污染?

答:我们主要针对的是室内环境——居所、学校、办公室和工厂——主要测试室内空气,先确定是否有任何已知的污染物已经达到足以导致健康风险的水平。

然后,如果发现任何处于不健康范围的气味或水平,我们会利用手持式电气化学,光学或红外探测装置和对建筑环境的了解去“嗅”出污染物的来源。一旦找到起因,我们就可以在如何消除这些污染物上提供建议。

中国和北美洲不一样,这里的污染物不只来自室内,还来自室外,这造成一个进退两难的困境─外面的空气也那么脏的话要如何去除污染物。我们经常告诉在中国的人们,让他们想想如何平衡这两者,方法是通过过滤室外的空气,和使用探测装置监测剔除污染源后的空气,就像在手术后用心脏监测器来维持健康一样,而不是在室内产生的化学物质及微生物污染逐渐累积时把室外的空气拒之门外。

推特关注Didi Kirsten Tatlow,账号:Twitter@dktatlow

Back